今日财经

明星创业公司倒下,创始人抵押房产、卖股票自救

Befrom: 时代财经 2022-06-11 12:30

你还在玩H5小游戏嘛?

2018年开年,一款名为《跳一跳》的小程序游戏火爆朋友圈。当时,几乎所有触网用户都在玩这款全民游戏,一遍遍地刷新着排行榜的分数。据Quest Mobile数据显示,上线仅3个月,这款只有4MB的H5小游戏就已经积累了3.9亿玩家。

《跳一跳》的火爆,以及巨头微信的入局,让当时已经显得有些沉寂的H5小游戏,重燃成为端游、页游、手游外第四大游戏主力军的希望。

同年年底,白鹭科技创始人陈书艺在2018全球流量大会上,意气风发地宣布:在国内,70%头部H5游戏采用白鹭引擎研发,53%头部小游戏也依靠白鹭引擎运行。在海外,白鹭科技用一年时间,在日本一个地区覆盖超200万用户,创造流水3500万元。此外,他们在全球还拥有了超过25万活跃开发者,辐射设备超10亿台。

此时,一切看起来欣欣向荣,前途一片光明。然而福祸相倚,四年后的今天,站在破产清算边缘的陈书艺回溯起危机起源的时刻,同样想起的也是这一年。

在近日游戏圈广为流传的一封内部信里,他写道,自2018年以来,行业每况日下,在版号停发的阶段,许多借壳上市的游戏公司暴雷,许多同他交好的游戏人被迫破产、跑路或者进了监狱。

这三年来,他抵押房产,卖掉车子和所有的股票,向银行及外部友人筹措近4000万元,试图拯救这家努力经营了10多年的企业。

“在恶劣的环境中,白鹭科技一直在挣扎,谋求转型和突破。中间还与腾讯、字节跳动谈判,从投资,退而求其次到并购,再到接管纾困。”

但这一切,都没能阻止白鹭科技的陨落。在国产游戏精品化浪潮的大背景下,白鹭科技的故事就好像一个切口,折射出H5游戏的落寞。有相关从业者认为,成本低、留存少、制作粗糙的H5游戏,巅峰已过,下坡路却还远未到底。

去年10月,无法继续等待的老股东突然发难,冻结了白鹭科技和陈书艺的全部资产,并起诉到法院要求撤资,成了压垮白鹭科技的最后一根稻草。

热闹过后,《跳一跳》终究是没有拯救H5游戏,也没有拯救白鹭科技。

白鹭科技失血游戏寒冬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正是白鹭科技拉开了国内H5游戏市场的序幕。

2012年开始,国内HTML5技术就开始进入探索阶段。但它的出圈,要等到两年后。

2014年,一款名为《围住神经猫》的H5游戏横空出世,凭借轻松有趣的玩法和魔性搞笑的画风,席卷微信朋友圈。公开报道显示,该游戏上线仅3天就创造了超500万用户和过亿访问的社交游戏神话。

它背后的游戏引擎,白鹭引擎也随之闯入公众视野。据传当时陈书艺与顺为资本董事长雷军只见了一面,15分钟后千万美金的A轮投资当即被敲定。

市场也在这时看到了H5游戏的潜力。2015年,白鹭科技与微软、小米、猎豹、火狐等企业合作,搭建起H5移动游戏生态圈,随后的一段时间内,公司爆款产品频出。其中《愚公移山》流水轻松突破百万,而《传奇世界H5》更是完成了首月流水3000万元的行业奇迹。

2016年3月,白鹭科技迅速地以“H5移动技术和服务第一股”的身份挂牌亮相新三板,发行7500万股,每股面值1元,总估值高达25亿元,这一刻成为公司历史上的高光时刻。

只可惜,高光没能维持太久。寄希望于通过免费的引擎和工具吸引游戏开发厂商,持续发展壮大H5游戏生态,并从游戏流水收抽成的白鹭科技,明显有些太过理想主义。

这个商业模式有两项前提,其一,白鹭科技需占据行业主导地位,让绝大部分游戏开发厂商倒入自身阵营;其二,H5游戏的市场份额要足够大。

在触控科技的Cocos引擎以及搜游网络科技的Layabox引擎的夹击下,依靠大举烧钱的白鹭科技曾短暂占据过龙头地位,但这背后是巨额的亏损。财报数据披露,2013-2017年上半年,白鹭科技总营收增速大幅放缓,4年半内累计亏损1.16亿元。

无力造血的白鹭科技,必须不断融资才能维持运作。然而新三板的流动性难以满足庞大的资金需求,在2017年初匆匆引入IDG资本、天星资本、瀚华投资和融玺创投合计6800万元的定向增发融资8个月后,白鹭科技主动申请摘牌退市。

退市,本应是为了寻找更好的融资机会。那个时候,没人能想到,2018年会开启长达8个月的游戏版号停发。

逐渐消失的H5游戏

不过,没有跑出来成功商业模式的不止白鹭科技,从更广的层面上看,整个H5游戏行业也还在不断探索中。以简易、快速、易分享出圈的H5游戏,如今却变得越来越重,也越来越边缘化,逐渐消失在大众的视野。

回溯最开始,《围住神经猫》震惊业界的不止是过亿的访问,更是这款游戏背后极低的开发门槛,仅需要1个程序员、1位美工,和1天半的时间。不需下载安装即可游玩的H5游戏,也因此具备了强大可分享属性。裂变可以从此发生,只要极低的投入,就有可能换取巨额回报。

然而,这种盈利方式难以持续。当行业持续发展的时候,H5游戏的弊端开始显现。H5游戏从业者小豪告诉时代财经,虽然目前H5游戏的开发周期非常短,一般2-4周就能上架,看到收益。但相应的,短平快、容易审美疲劳的H5游戏用户的留存时间也非常短。

观研报告研究数据显示,H5游戏的平均次日留存率为13.2%,7日留存仅3.8%,30日留存近乎为0,远远低于传统手机游戏。

“哪怕一款爆火的游戏,存活周期可能就1-2个月,无法做口碑,更没法长线运营。”

同时,因缺乏固定的流量入口,很多H5小游戏上架后根本没有曝光,没有人进来玩,游戏厂商不得不准备大量预算到微信、QQ、字节(抖音,今日头条)等渠道花钱买量,才能保证自己的游戏被看见。

“但是广告的投入最后可能比回报还要高。”

求知鱼游戏学院创始人,同时也是H5游戏曾经的创业者郑映雄也向时代财经指出,2018年后,由于版号受限原因,H5游戏无法充值,难以实现手游、端游那种道具内购的变现方式,更多只能依靠大量广告弹窗,在极其影响用户体验的情况下,实现盈利。

过短的留存时间、受限的变现通道、糟糕的用户体验,三者相互拉扯,无疑使行业陷入恶性循环。为解决这一问题,还在从业的小豪告诉时代财经,为了赚钱,H5游戏行业内已经开始向沉迷度更深、制作更精良的中度、重度H5游戏转型。

可惜的是,体验过重,留存过低的中重度H5游戏再没有跑出来过《围住神经猫》《跳一跳》这类的爆款。他们在逐渐越来越小的市场里深耕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但也与主流的端游、手游的市场份额越差越远。

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与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共同发布的《2021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网页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从2016年起萎靡不振,连续6年负增长。2021年,网页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只有60.3亿元,占比游戏市场总收入的2.03%,比2016年的187.1亿元缩水67.8%。而2021年同期客户端游戏市场的实际销售收入为588亿元,约为网页游戏收入的9.8倍。

或许,就算是没有突来的监管,白鹭科技也依然无法走到期许的彼岸。与陈书艺展望的未来截然不同,H5游戏的发展始终没能创建一个新的体系。

● 本文数据及分析源自互联网,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今日财经观点。若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本文链接:https://www.fddy.cn/cjxw/c326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