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财经

欢喜传媒陷“税务虚假抵扣”罗生门 部分项目停摆引发后遗症

Befrom: 证券日报 2022-06-15 08:30

6月13日晚间,导演王一淳在微博平台发文,举报欢喜传媒“税务虚假抵扣”。她表示,与欢喜传媒合作新片《绑架毛乎乎》被单方面停止合作后,对方在税务抵扣方面造假。  6月14日,欢喜传媒发布公开声明称,王一淳导演的微博存在多处失实内容。欢喜传媒与王一淳导演的合作产生纠纷,事实原委和是非曲直已经由人民法院审理和认定。  “综合来看,这是一部合作电影拍摄被叫停后,牵扯出来的责任归属问题。”一位不愿具名的制片

6月13日晚间,导演王一淳在微博平台发文,举报欢喜传媒“税务虚假抵扣”。她表示,与欢喜传媒合作新片《绑架毛乎乎》被单方面停止合作后,对方在税务抵扣方面造假。

6月14日,欢喜传媒发布公开声明称,王一淳导演的微博存在多处失实内容。欢喜传媒与王一淳导演的合作产生纠纷,事实原委和是非曲直已经由人民法院审理和认定。

“综合来看,这是一部合作电影拍摄被叫停后,牵扯出来的责任归属问题。”一位不愿具名的制片人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类事件最近两年发生的概率不小,主要是线下电影承压,上游公司处境艰难。“欢喜传媒重新评估现有项目,并做出调整以节省开支,这是业内常见的做法。但公司没有做好收尾工作,在情感层面显得不近人情。”

绑定多位知名导演

徐峥、宁浩持有股权

欢喜传媒的前身是21控股。2015年,业界大佬董平联手宁浩、徐峥认购港股21控股的股份,完成借壳上市。随后,欢喜传媒构建了一个庞大的合约导演团队,陈可辛、王家卫、张晓陵(张一白)、顾长卫、张艺谋、贾樟柯等均在其合作名单之列。

而欢喜传媒被外界所熟知,更主要的原因是其与宁浩、徐峥的深度绑定,这两位导演均担任公司的非执行董事。依托于强大的导演团队,欢喜传媒近年来佳作不断,代表作包括《夺冠》《囧妈》《我和我的家乡》《我不是药神》《疯狂的外星人》《我和我的祖国》《江湖儿女》等。

欢喜传媒的业务从投资、拍摄到放映端,还打造了流媒体“欢喜首映”,覆盖了全产业链。电影投制也是公司擅长所在,公司参投了大量项目。

天眼查App显示,欢喜传媒于2015年成立欢喜影视投资有限公司。通过该公司,欢喜传媒直接或间接全资持股台州欢喜文化投资有限公司、欢欢喜喜(天津)文化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欢欢喜喜”)、北京欢十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3家公司。其中,欢欢喜喜就是与导演王一淳等签订影片合同的公司,多次因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被侵害而提起诉讼维权,涉案影片包括《一秒钟》《疯狂的外星人》《误杀》《温暖的抱抱》等。

遭合作导演实名举报

陷“税务虚假抵扣”罗生门

王一淳表述称,2019年10月份,其与欢喜传媒达成合作意向,约定由欢喜传媒出资、由王一淳出面,完成其新片《绑架毛乎乎》。随后,王一淳成立河南静深影业有限公司(简称“静深影业”),双方签订承制协议。

“2020年5月份,静深影业收到40%制作费551万元。随后的6月份,欢喜传媒叫停了该项目,理由是‘疫情过后公司对目前项目重新评估,最终决定将该项目暂停。这是很多公司面临的现状’。”王一淳表示,当时,因影片筹备,静深影业已经支出96万元。

围绕已付款项,双方产生了纠纷,最终对簿公堂。法院裁定,确认欢欢喜喜与静深影业签订的《绑架毛乎乎承制协议》解除;静深影业返还欢欢喜喜公司投资款并赔偿经济损失、违约金,合计约577万元。对此,静深影业提出上诉,但被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

王一淳介绍称,在此之前,静深传媒曾给欢喜传媒出具551万元制作费的增值税发票。但当静深传媒退回相关款项后,欢喜传媒工作人员对退票/冲红一事多番推诿,导致静深影业需要另缴近百万元企业所得税。

“给欢喜传媒干了一年的活儿,我没拿到一分编剧费、导演费、承制费,还倒找了他们100多万元。”王一淳表示。

但欢喜传媒回应称,“王一淳导演的微博文章多处内容与事实不符。欢喜传媒与王一淳导演合作终止后,双方合约已经解除,相关剧本版权已返还。欢喜传媒一直遵守税收法律法规,并合法处理以上纠纷涉及的税务事项。”

电影市场低迷

投资方缩减项目数量

受疫情反复的影响,电影行业当前处在艰难时刻,欢喜传媒的境遇也不例外。

财报显示,2020年和2021年,欢喜传媒业绩连续亏损,两年累计亏损4.72亿港元。主要是由于集团投资的院线电影推迟上映、票房收入减少所致,加上政府补助减少,以及不断优化“欢喜首映”在线视频平台的内容令版权摊销开支增加,欢喜传媒的日子有些难过。

以2021年为例,欢喜传媒分占票房收入215.8万港元,同比减少95.76%;电影及电视剧版权收入3254.8万港元,同比减少93.76%。

即便如此,欢喜传媒还是加大了项目投入力度。财报显示,2021年,欢喜传媒的电影及电视剧版权预付款(含电影导演预付款)约为8.83亿港元,同比增长40.58%,占资产总额的39%。

深圳市思其晟公司CEO伍岱麒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院线电影受疫情影响较大,网络电影和电视剧受影响程度相对较小。但关键的影响仍在于剧目及影片的质量问题。优质剧目仍会受到观众追捧;内容创意、制作质量一般的内容,则难以获得好的收视率或票房回报。

值得一提的是,文中被叫停的项目《绑架毛乎乎》曾获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电影项目创投最具投资价值项目,并作为唯一华语项目入围柏林电影节创投单元。

前述制片人认为,“如果市场环境好,投资方风险承受能力强,就愿意尝试一些新项目,挖掘新人。但市场环境不好,影视公司的投资策略偏向稳妥,新项目被砍也是正常操作。”

财报显示,欢喜传媒的项目储备十分丰富。其中,苏亮编剧及执导、黄渤主演的电影《学爸》已定档7月8日。此外,宁浩执导、刘德华主演的《红毯先生》,陈可辛执导的《独自·上场》,张艺谋执导的《满江红》,顾长卫执导、葛优主演的《刺猬》,陈大明执导、张涵予主演的《无所畏惧》,陈佩斯执导的《戏台》,张国立执导及编剧、周冬雨主演的《朝云暮雨》等,均已进入筹划、制作或完成制作阶段。

● 本文数据及分析源自互联网,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今日财经观点。若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本文链接:https://www.fddy.cn/cjxw/c347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