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财经,金融投资者都看的财经新闻资讯网站

全球股市

多只债券违约多年 中城建遍寻合作方重组

来源:中国经营网 今日财经编辑整理 房地产业
今日财经讯:债券市场违约老面孔中国城市建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城建”)名下已累积了多笔未偿付的违约债券,但违约势头至今仍未止息。

多只债券违约多年 中城建遍寻合作方重组

  据该公司日前发布的公告,“16中城建MTN001”未按期足额支付利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而此次已是该笔债券第三次违约。

  《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的数据显示,3年多来,中城建已经有高达8只债券多次违约,未兑付的债券违约金额超过130亿元。

  中城建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公司仍希望通过重组方式解决面临的系列问题,但新的战略合作方目前并没有眉目。

  一家承销机构的工作人员透露,目前中城建“可能已经没什么资产了”。

  多债券持续违约

  中城建官网信息显示,中城建成立于1990年,由隶属于解放军二炮后勤部的中国天龙实业总公司脱钩改制而来。2016年8月,具有国企身份的北京中冶投资有限公司成为占集团51%股权控股股东

  早在2016年11月,中城建就已经发生了首次债券违约。记者梳理发现,2016年11月28日,14中城建PPN003、12中城建MTN1和14中城建PPN004即同时出现实质违约,三笔债券余额总计60亿元。

  此外,Wind数据显示,目前中城建已实质违约债券有8只,已实质违约债券余额达136.50亿元。其中目前已到期债券就有6只,已逾期未偿本金就达100.5亿元。

  记者梳理发现,上述违约债券所募集资金多用于补充中城建及子公司营运资金和偿还到期银行贷款。此外,已实际违约的债券所涉投资机构众多。天眼查信息显示,中城建面临的法律诉讼就有304起。

  “几年前做了财产保全工作后就没再关注过了,其实目前法院对中城建该查封的资产已经查封得差不多了,目前应该也没多大改善。”一家债权机构的业务承办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各债权人也只能通过司法途径追偿,但目前来看,中城建方面的还债能力和意愿并无明显改善,可能只剩下破产清算或重组方式能解决了。

  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按照目前的情况看,各债权人能够追回本息的几率很小,“长期违约,且迟迟不披露财报信息,这明显已经是‘老赖’了,这样下去,以后肯定再不会有机构肯借钱给这家公司了。”

  财报披露一拖再拖

  在债券违约多年、持有人会议多次决议要求下,中城建至今未有明确还款方案,甚至拒绝增加担保和增加交叉违约条款。而自2017年以来,中城建多次发布公告称无法完成财报披露工作,至于原因,公告所称一直是“由于近期接到法院关于我公司股权的裁定还未进行股权变更,同时公司个别要件未能按时取得”。

  而多位业内人士和金融律师认为上述理由并不成立。“在债务持续期间都要披露财报,如果不按时披露肯定属于违规,监管部门可以给予监管措施和行政处罚,造成损失的还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一家律所的金融证券部副主任告诉记者。

  “我们能披露的都披露了,不能披露的也没办法披露。”针对财报未能及时披露的原因,中城建相关负责人则表示除股权纠纷因素外,公司目前连付财报审计的资金都没有了,“我们主观上是想保护债权人利益,但现在也无能为力啊。”

  目前为止,中城建最新一期的财报是2016年前三季度的。该财报显示,截至2016年9月底,中城建资产总计约767.418亿元,较当年初减少约266亿元,其中流动资产总计约554.015亿元,非流动资产总计约213.403亿元。

  而如今,除上述债券机构承办业务人员外,一家承销机构的工作人员也向记者透露出中城建已无资产可供偿债的信息:“目前他们也没什么资产了。”

  此外,2019年9月北京中二院的一份裁判文书显示,江苏省国际信托曾于2019年7月向法院申请执行,要求被执行人中城建给付人民币约3.3亿元及违约金。北京中二院通过全国网络查控系统及北京法院执行办案系统查询发现,中城建名下无可供执行的银行存款、房产、车辆登记信息。法院也未能查找到中城建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

  希望推进重组

  早在2017年,中城建方面就宣称正在进行股权重组。时至今日,谈到违约债券问题,中城建方面向记者表示依然未有明确方案,不过仍希望通过重组方式来解决,“现在已经有很多(声音)说我们破产了,但法院方面还是希望先按重组走。当然我们对这个企业肯定是有感情的,我们不希望他破产,所以还在寻找新的战略合作方进来把债务接下来,至少让企业存续一段时间,再看能不能盘活资产后活下来。”

  而记者问及中城建目前是否有足够的资产可供盘活,在偿还债务后能够继续经营时,对方则表示资产方面的情况并不清楚,但如果要恢复经营,新的合作方除承接债务后和原股东以及北京中冶方面都商谈好之外,至少还需要自带团队。

  中城建方面也表示,目前并未找到新的合作方。据其透露,原因之一是北京中冶至今并未退出,“中城建的问题不光是债券违约那么简单的事情。北京中冶输了官司还不退出,现在股权还没还回来,工商登记也没变更,就算有合作方,合作方要信谁的啊?”

  而中城建与北京中冶关于股权的恩怨始于2016年。当年8月,中城建发布公告称,北京中冶已完成对中城建51%股权的协议收购,转让对价15.84亿元。双方约定北京中冶在2017年8月1日前支付三分之一转让对价,并在24个月内付清剩余转让款。

  而2018年2月,中城建即发布公告称,中城建原100%股东(现49%)中城建国际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城建国际”)同51%股东北京中冶投资有限公司,正就北京中冶拥有的中城建51%股权的有效性及合法性进行纠纷处理。

  去年北京高院发布的一份裁判文书则显示,2018年1月中城建国际即以北京中冶未按时支付股权转让款为由将北京中冶诉诸法庭,而当年10月底法院的宣判结果则为北京中冶返还51%股权并协助完成工商登记变更。

  而根据上述裁判文书信息,北京中冶一方在持股中城建后似乎发现中城建方面存在伪造财务数据行为。北京中冶在庭审中称,其未支付股权转让款是因其逐渐发现中城建资产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中城建国际又一直不配合委托第三方专业审计机构对中城建资产进行审计。北京中冶方面称,有事实可以确定,中城建已“资不抵债”,根本不是中城建国际承诺的“净资产额不低于310502.02万元”。

  北京中冶还称,在控股中城建期间,北京中冶承担了大量担保责任,并垫付了大量资金,北京中冶返还所持中城建51%股权之前,中城建国际应妥善解除北京中冶为中城建已承担的不限于担保、抵押、质押等法律责任。

  而谈到北京中冶至今未退出的原因时,上述中城建人士也透露出类似信息。他介绍,2018年初和2019年初,中城建国际曾分别邀请香港汇鹏(音)公司和中民集团两家公司来管理中城建日常工作,期间两家公司都分别和北京中冶商谈过股权退还事宜,至今中民集团也在帮助寻找新的合作方,但因北京中冶所提的一些条件至今未能解决,股权退还一事目前都没商定下来。

  “北京中冶控股期间为公司一笔7亿元的贷款提供过担保,他们提出来我们要把类似的善后工作处理完就退出。”上述中城建人士表示,北京中冶所提的条件即是做好一些担保贷款的善后工作。至于这笔担保贷款的详细信息,该人士一开始表示是2018年中在南方某家银行所贷,后又改口称贷款时间为2016年至2017年间。

  记者就上述问题致电北京中冶方面核实,对方称请示领导后回复,但截至记者发稿,并未收到相关回复。

延伸阅读:
债券牛市或延续 公募债基看好“固收+”投资机会
海外债券基金怎么买 这些重要信息投资者要了解
债券成“硬核”避险资产
超100万亿 中国债券市场规模稳居世界第二 10年期收益率2.61%
避险情绪提升债券资产吸引力 上投摩根岁岁益定开债基开放申购

财经热点聚焦: 债券   债券市场   中城建
本文源自互联网,不代表今日财经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链接:https://www.fddy.cn/fdc/28141.html

发表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