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财经

日本“慢半拍”的疫情防控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微信号 今日财经编辑整理 2020-03-14 14:33

从1月7日开始,吉永惠实担任所长的惠实诊所几乎就进入了“防疫时间”。之后的两个多月里,虽然诊所内从未出现一例确诊病例,但他们一直不曾松懈。现在,吉永惠实还在定期拨打一位疑似患者的电话。

  2月4日,这名患者因为咳嗽来到诊所就诊。经吉永惠实仔细询问,患者道出实情:同一研究室的武汉同学在1月21日回国后已被确诊新冠肺炎,自己属于密切接触者。

  吉永惠实检查后,发现患者有明显的上呼吸道症状,马上上报了文京区保健所,并开具转诊证明,要求患者到国立传染病研究所进行病毒检测。但在次日追访时,患者说并没有去国立传染病研究所。再之后,这位患者的电话就无法接通。

  惠实诊所所在的文京区,位于日本东京都二十三区之中央,被称为“文化教育区”。包括日本最高学府东京大学的本部校区在内,不少高等学府都汇集于此。

  在人口约22万人的文京区,像惠实诊所这样的私人诊所共有140多个。这些分布广泛但规模普遍较小的诊所,构成了日本防治疫情的第一道关卡。

  根据东京都传染病信息中心官网的数据,截至3月7日,东京都共确诊新冠患者64例。网站公布了所有患者的年龄层、性别、职业、症状、发病日等,但未公布患者的姓名和住址信息。

  另据日本政府发布的消息,截至东京时间3月10日上午10时30分,日本国内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510例,此外有包机归国的确诊病例14例,确诊病例中包括9例死亡病例。

  按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每日疫情报告”,“钻石公主”号邮轮疫情属于“国际运输工具”病例,其数字与日本国内分开记载。目前,“钻石公主”号邮轮确诊病例为696例。

  日本厚生劳动省3月10日在给《中国新闻周刊》的书面回复中指出,根据专家们的判断,日本的感染情况目前尚处于“可以控制感染速度”的阶段,同时,“接下来的一两周,将会是决定感染急速扩大抑或得以平息的关键时期。”有鉴于此,日本政府正在尽一切手段全力遏制国内感染进一步扩大。

  从私人诊所开始的“防控体系”

  位于东京地铁“东大前”站附近的惠实诊所,诊疗项目包括内科、皮肤科、中医、高血压、糖尿病等及部分美容项目,共有7名医护人员,4至5名事务性工作人员。在日本,惠实诊所属于中上规模的综合型私人诊所。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下设机构2018年发布的《日本卫生系统评估报告》,截至2016年,日本共有8442家医院、101529家诊所。另据日本全国医院医疗设施数据库中的数据,东京都共有646家综合医院,12740家诊所。日本医院主要分成国立或私立大型综合医院和深入社区的私人诊所。综合医院中,相当一部分不接受直接到院初诊。

  在东京一家风投公司工作的孙克争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平时看病都是就近去诊所,因为日本私人诊所的专业水平是有保障的,并不觉得跟大型公立医院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吉永惠实介绍说,如果碰到要手术住院这类的情况,诊所医生会出具转诊单,将病人转诊到综合医院。综合医院的治疗完成后,会将详细的治疗总结以及需要进行护理的病人再转回诊所。附近的东京大学附属医院、日本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顺天堂医院等,都是惠实诊所长期合作的综合医院。

  “日本的就诊习惯和中国不一样,就诊先得从诊所开始。”吉永惠实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即便是遇到了疫情,日本民众寻求治疗也能做到秩序井然,这和日本的国情有关系,“良好卫生习惯是基础”。

  “日本人平时打了喷嚏或咳嗽都会对周围人说声对不起。这个季节是流感季节、1月底2月初花粉症又开始,所以很多人就算没有疫情也戴着口罩。至于勤洗手,幼儿园小朋友都训练有素。举个例子,公立小学午饭时,学生会轮流值班分餐,轮到谁都必须戴好围兜,把头发用大手帕包起来,洗手更不用说了。”

  复旦大学日本研究中心教授高兰在1月底,曾赴日出差。据她当时观察,日本民众普遍心态偏向乐观,觉得也就是比流感更严重一些。高兰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称,日本的多灾特点在一定程度上造就了日本人处乱不惊的心态。由于地理原因,日本是个灾害多发的岛国,各大中小学校都有丰富的防灾教育。另一方面也有现实原因,日本民众对政府信息的透明度和拿出方案的可信度,整体还是保持信任。

  面对新冠肺炎这样的传染病,诊所医生要先把第一道关。惠实诊所周围有不少诊所,除了个别老先生开的小诊所贴了“临时休整”的告示,其他诊所都是有能力接诊发热的疑似病例。不过,私人诊所是否愿意接待发热病人“完全是自愿的”。

  吉永惠实举例说,如果现在有一个患者发烧,打电话到东大附属医院这样的大医院去,他们是不接诊的,而是会让患者就近找诊所就诊,做第一道检测。“如果真是有临床疑似症状,如发烧37.5℃以上、有上呼吸道症状4天以上、65岁以上的人有症状2天以上,拍下来的胸片也是很可疑的,那么我就会开具转诊信,到指定机构检测,并向保健所汇报。”

  吉永惠实的说法,和日本厚生劳动给《中国新闻周刊》的书面回复中关于核酸检测条件的要求完全一致。按照2015年出版的《日本卫生应急处置法律反应报告》,医生须通过地方保健所向地方行政长官报告传染性疾病发生情况。

  《报告》指出,发生公共卫生危机时,日本各级地方政府的保健所在地方卫生管理中处于中心地位。遇上传染病流行时,保健所能够协调医疗服务提供者、医学研究者、药剂师协会等社会资源。到2014年4月时,日本全国各地已建立了大约500个保健所。东京的23区,每个区都有一家保健所。

  2月17日,由于新冠疫情进一步蔓延,日本厚生劳动省要求出现疑似症状的人员,需在就诊前向设在全国各地保健所内的“回国者・ 接触者咨询中心”进行咨询。老年人、有糖尿病等基础疾病者,如果症状持续2天左右就应进行咨询。

  据共同社报道,要求出现症状者在就诊前先行向保健所咨询,是旨在防止轻症患者涌入医疗机构导致诊疗功能受损,同时也是为了尽早发现和收治重症患者。但在电话咨询后,患者会被要求就近找诊所就诊。

  吉永惠实介绍,一旦有疑似患者的核酸检验结果为阳性,将由初诊机构开具转诊单,送入有能力接收新冠患者的指定医院。在文京区,接治新冠患者的指定医院为东京都立驹病院。该医院擅长治疗癌症和传染病,有悠久的历史,在1879年设立之初,就曾作为霍乱病的隔离医院。

  慢半拍是“正确的合适的”

  随着疫情蔓延,2月25日,日本公布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基本方针,作为日本今后一段时间防控工作的指导文件。这套方针以“尽可能控制感染扩散速度、尽可能减少重症和死亡病例”为目标,原则上要求轻症患者居家静养,减少对密切接触者健康观察,整理并完善以重症者为中心的医疗资源和体系。

  对于日本这项应对疫情的新政策,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卫生安全中心副主任、传染病和流行病预防知名专家安妮塔・西塞罗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认为,日本所采取的措施是“正确的”“合适的”。

  不过,日本出现疫情后,安倍政府也在国内面临巨大压力,被认为“在危机管理和经济方面面临重大问题”。特别是停泊在日本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邮轮发生了大规模感染,让安倍遭遇反对党的激烈批评,安倍的民调支持率也大幅下降。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刘军红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日本政府针对疫情所有的措施看上去好像慢半拍,但全部是在《传染病法》《检疫法》等现有法律的框架下制定的。

  1月27日,应对疫情方案的“问答专页”在日本厚生劳动省官网公开。1月28日,依据《传染病法》,日本政府将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病认定为“指定传染病”。

  这部从1999年开始实施的《传染病法》(全称为《传染病预防与对传染病患者医疗法》),为日本应对由传染病引起的潜在健康危机提供了法律依据。吉永惠实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多次提到《传染病法》,称这是日本每一个医务工作者都熟知的法律。吉永惠实还记得,在医学院参加资格考试时,《传染病法》是必考内容,且不仅是医学生,对于针灸师、按摩师、护士、检验学等学科的学生,也都一样。

  过去几年,日本遭遇过大流行的传染病主要是冬季流感。在《传染病法》中,冬季流感属于级别最低的第五类传染病。17年前发生过的SARS以及2012年开始在中东韩国流行的MERS都属于第二类传染病,但日本并无病例。

  《传染病法》还明确规定,当医生作出诊断或怀疑出现第一类至四类传染病或“新传染病”症状时,必须立即向所在地区的保健所上报。

  不过,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基本方针中,无论是居家隔离还是有症状者戴口罩,用词都只是“呼吁”“要求”。在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新政策后,日本首相安倍也提出,要求人们在家办公、错峰上班、中小学放假等。

  高兰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称,安倍、厚生劳动省在提出上述要求时用的词是“拜托”“希望”,一方面因为日本是小政府大社会,政府功能相对小,各个地方政治体相对独立,地方政府有权决定地方上的不涉及到国家安全的所有重大事项;另一方面也跟日本的行政体制有关,例如各个地方对学校的管理方式都不同,有些学校归省政府管理,有些归区政府管理,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的管理又要分开,非常复杂。

  3月5日,日本政府召开第17次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病对策本部会议。随后公布了最新措施:日本政府将在3月9日0点起至3月底暂停日本驻中韩两国使馆已发放的一次及多次签证的效力,要求从中韩入境日本的人员隔离两周,且避免在日本国内使用公共交通设施。3月7日0时起,近期曾在韩国、伊朗部分地区有过旅行史的外国人被日本政府列入“拒绝入境”的名单,期限另行决定。

  第二天,日本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解释称,要求来自中韩两国的入境者隔离的举措,不是依据《检疫法》或《传染病法》的措施,“说到底是要求”,不具有强制力。

  3月10日,厚生劳动省还在给《中国新闻周刊》的书面回复中指出,为最大程度减少疫情对国民生活的影响,并考虑到事态会发展到需要发布紧急事态宣言那样的情况,日本政府正在加速制定立法措施,以便实施包括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在内的类似于《新型流感等对策特别措施法》的相关措施。

延伸阅读:
阿里健康推AI新冠肺炎辅助筛查技术,为基层医生减轻压力
印度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升至83例
菲律宾驻联合国外交官感染新冠肺炎 系联合国纽约总部首例
受新冠肺炎冲击 全球500大富豪已损失近万亿美元
韩国新增114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累计确诊7869例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今日财经观点。
● 本文链接:https://www.fddy.cn/syzx/281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