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财经

没人也没技术,“中国乐高”要砸52亿做光伏电池

Befrom: 时代财经 2022-07-22 17:41

7月21日,时代财经致电新元科技询问是否会与沐邦高科在光伏领域展开合作,对方证券部工作人员回复称,“不清楚,没有联系过。”

过去一年多,沐邦高科(603398)这家被称为“中国乐高”的老牌玩具股有点忙。先是在去年1月实控人变更,然后11月把注册地搬去了江西省安义县,顺便改了个名,今年又忙着二次创业,转型光伏。

从“邦宝益智”改名“沐邦高科”后,这家公司就在光伏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今年7月20日,沐邦高科抛出了52亿元的光伏电池项目,震撼市场。当晚,沐邦高科发布公告称,与广西梧州市人民政府签订《10GW TOPCON光伏电池生产基地项目投资合同书》,项目名称为“10GW TOPCON光伏电池生产基地”。沐邦高科预计项目总投资52亿元,其中生产设备投入约27.75亿元,目前尚未明确双方具体出资金额。

一个月前的6月2日,沐邦高科还与新注册地江西安义县政府签订了《投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建设8GW TOPCON光伏电池生产项目。

不过,对于“TOPCON”,沐邦高科在公告里表示,“目前未从事光伏电池业务,亦无TOPCON光伏电池研发人才和生产技术储备。”

7月21日,沐邦高科证券部工作人员对时代财经表示,近年来公司的玩具业务不理想,所以谋求转型;近期披露的TOPCON光伏电池项目,公司正在筹备人才队伍。

时代财经还发现,沐邦高科的一系列大动作都疑似与江西廖氏家族的光伏产业布局有关。该家族曾于2019年入股光伏概念股新元科技(300472)。不过,今年5月,新元科技公开否认与沐邦高科存在关联关系。

7月21日,虽然集合竞价阶段一度涨停,但截至收盘沐邦高科跌2.21%,收于29.58元/股,主力净流出3090万元。而前一日,在无明显利好消息的情况下,公司股票大涨7.27%,主力净流入11650万元。

转型光伏从去年开始

沐邦高科的“光伏转型”,一直都是欲说还休,甚至还因此接到一张监管工作函。

2021年11月1日晚,邦宝益智公告,公司中文名称拟变更为“江西沐邦高科股份有限公司”,公司证券简称拟变更为“沐邦高科”。值得注意的是,同年8月,上市公司已公告,拟将注册地址从广东省汕头市变更为江西省南昌市安义县。

11月17日,上市公司变更证券简称、工商登记完成。

同日,《南昌日报》发布一则讲述沐邦高科“落户”安义县的报道,提及安义县“与南昌工控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通过购买私募可转债的形式,参与并购邦宝益智公司股权,不仅推动公司迁址落户,还确保了每年8%的固定年化收益。”而且,上市公司搬来后,“后期总部及主要产能的搬迁项目总投资达52亿元。”

或是因为上述媒体报道的含糊其辞,12月7日,沐邦高科收到《关于媒体报道相关事项的监管工作函》。

吊诡的是,监管工作函下发后,沐邦高科的“大项目”似乎愈加明确了。

2021年12月16日,江西省投资项目在线审批监管平台披露,一项投资总额达52亿元的“江西沐邦高科总部及生产基地”项目获备案通过。根据备案信息,该项目位于安义县东阳大道18号,项目分两期进行,“项目达标投产后可实现年产8000万套益智玩具、60万件太阳能光伏背板以及1000万平方EVA光伏胶膜工厂”。

尽管股票一度因为其中透露的“光伏”概念拉升,但当时有媒体向上市公司核实时,公司证券部工作人员却否认该项目为上市公司项目。

时代财经注意到,该项目备案信息中的建设单位为汕头市邦领贸易有限公司,即沐邦高科的控股股东,持有上市公司24.50%股权。

没人也没技术,“中国乐高”要砸52亿做光伏电池

截图来源:江西省投资项目在线审批监管平台

尽管上市公司一度否认,但到了今年1月10日晚,沐邦高科发布公告,拟以现金方式收购内蒙古豪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豪安能源)100%股权。这是公司首次正式披露涉足光伏产业。根据该公告,豪安能源主营业务为光伏硅片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太阳能单晶硅片、硅棒等。

时代财经注意到,豪安能源是一家年轻公司,2019年才成立。

7月20日,一位长三角地区的光伏电池资深从业者也对时代财经表示,此前并不知道豪安能源,应当是新入局者。

入行仅三年,豪安能源的业绩增长迅猛。大华所编制的审计报告显示,豪安能源营收从2020年度的3.61亿元,到2021年度同比增长123.16%至8.06亿元;其净利润增速更快,2020年度净利润为2423.10万元,2021年暴增277.67%至9151.43万元。

今年5月12日,沐邦高科发布公告称,重大资产重组实施完成,豪安能源已正式成为全资子公司,交易对价总计9.8亿元,首笔2亿元现金已支付。

转型光伏成绩如何

根据上海东洲资产评估有限公司4月15日出具的报告,豪安能源100%股权的评估结论是10.05亿元,而上市公司最终收购方案确定的交易对价为9.8亿元。

2021年度豪安能源净利润为9151.43万元,以此计算,9.8亿元的交易对价相当于10.65倍PE。与行业龙头隆基绿能(601012)、TCL中环(002129)目前30倍以上的动态PE相比,豪安能源并不能算贵。

没人也没技术,“中国乐高”要砸52亿做光伏电池

豪安能源财务数据。截图来源:沐邦高科公告

但今年一季度底,沐邦高科账面上的流动资金4.77亿元,其中货币资金仅0.69亿元。所以,沐邦高科想搞一次定增。

根据今年3月29日披露的修订稿预案,沐邦高科拟募集资金不超过22.55亿元,除了9.8亿是用于收购豪安能源,还要投资7.15亿元的1万吨/年智能化硅提纯循环利用项目,5.6亿元补充流动资金。

豪安能源正式纳入上市公司后,立马披露了两笔硅片大单。

5月18日,已经成为上市公司子公司的豪安能源与常州顺风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常州顺风)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合同,在未来三年内向对方提供单晶硅片3.72亿片(上下浮动不超过20%)。根据《重大资产购买报告书(草案)》,常州顺风为豪安能源2020年、2021年的第三大、第二大客户,分别占当年总营收的21.55%、16.94%。

7月13日,豪安能源又与英利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下称英利能源)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合同,即日起至2023年底,预计向对方销售单晶硅片2.7亿片(上下浮动不超过20%)。时代财经注意到,英利能源在2020年、2021年并未进入豪安能源前五大客户。

不过,沐邦高科的35岁实控人廖志远的光伏野心显然不止于硅片,还打算伸向下游光伏电池制造。

6月2日,沐邦高科与新的注册地安义县政府签订了《投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建设8GWTOPCON光伏电池生产项目。该公告特别提醒,“公司目前未从事光伏电池业务,亦无TOPCON光伏电池研发人才和生产技术储备。”至于资金方面,“公司将积极争取政府的资金支持和配套政策,目前尚无具体的筹资计划。”

7月20日晚,沐邦高科与广西梧州市政府也签署了TOPCON电池生产基地项目。如同一个月前一样,“公司目前未从事光伏电池业务,亦无TOPCON光伏电池研发人才和生产技术储备。”至于52亿的总投资额,梧州市地方政府承诺将提供部分资金支持及相关补贴,但目前尚未明确双方具体出资金额。

7月21日,上述沐邦高科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近期披露的TOPCON光伏电池项目,公司正在筹备人才队伍。

至于为何要从硅片切入光伏电池,该工作人员称,“可能是领导的想法。”

江西富豪的光伏布局

沐邦高科董事长、总经理都是廖志远,但他的资本版图或不只于这一家上市公司。

根据公开信息,廖志远还担任中贤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贤建设”)总裁、江西国联大成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江西国联”)董事长兼总经理等职务。而中贤建设、江西国联与上市公司新元科技关系密切。

2019年11月,新元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多位股东与中贤建设签署股份转让意向性协议,中贤建设拟通过股权协议转让以及信托受益权转让等方式获得新元科技22%的股份;其中中贤建设指定的股权受让方为江西国联,转让完成后,江西国联将持有新元科技12.22%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

根据公告,股权转让后,新元科技实控人仍然是朱业胜及其一致行动人。不过,第一大股东对上市公司的影响力也不可忽视。2019年12月,江西国联入股一个月后,新元科技公告称,拟将注册地从北京市海淀区搬到江西省抚州市。

根据天眼查股权穿透,中贤建设的实控人为江西省国资委,控股比例达40.5%,公司现任董事长为廖耀清。财联社此前报道,廖志远出自江西中贤建设廖耀清家族。

天眼查还显示,廖志远此前通过抚州市志榕科技中心(有限合伙)控股江西国联99%股份,为实控人;但从今年3月15日起,江西国联股东变成自然人廖凤明、廖小明;此外,廖志远也从3月起不在江西国联任职。

没人也没技术,“中国乐高”要砸52亿做光伏电池

截图来源:天眼查

因而,尽管两家公司疑似是兄弟公司,但在5月18日的业绩说明会上,新元科技相关负责人却否认与沐邦高科存在关联关系。

没人也没技术,“中国乐高”要砸52亿做光伏电池

截图来源:新元科技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与廖氏家族关系密切的新元科技,同样属于光伏概念。江西国联入股四个月后,2020年3月,新元科技签署采购合同,项目名称为多晶硅粉真空冶炼提纯智能化工厂,总金额2.095亿元。根据当时的公告,新元科技2019年才完成多晶硅粉真空提纯智能装备的研制工作,完成样机单机的测试工作。

今年新元科技业绩会上有投资者对新元科技与沐邦高科的关系提出质疑,也正是源于此项技术。

根据沐邦高科在今年发布的定增预案,有7.15亿元是用于1万吨/年智能化硅提纯循环利用项目。沐邦高科更于5月16日在互动平台答复投资者称,“公司近期研发试制的提纯硅料样品已获得相关权威检测机构出具的检测报告,检测报告结果符合公司项目预期目标。”

两家公司疑似为同一家族控制,又都在廖氏家族入股后搬到了江西,如今又掌握了相似的技术,两家公司之间是否真的“无关联关系”?今后是否会形成同业竞争,还是加强合作互补?

7月21日,时代财经致电新元科技询问是否会与沐邦高科在光伏领域展开合作,对方证券部工作人员回复称,“不清楚,没有联系过。”

● 本文数据及分析源自互联网,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今日财经观点。若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本文链接:https://www.fddy.cn/zqsc/z72856.html